爱上的男人都中分

求出一本本子,占tag抱歉
我真的买太多放不下了QAQ
山姥切国广X女审神者,40P全年龄日文本
30/本走咸鱼
一个谷子的价钱!换一个本子回去舔!来吧小天使!

恶犬

恶犬



#开,往人群中开,把车门都焊起来,用激 情换一点痛快

#这里是爱上的男人都中分,大家可以叫我中分君或者分分。




(一)




“我们还是同道中人呢。”

带领新刀参观本丸时,那个名叫龟甲贞宗的男人这样说道。



(二)




“不把衣服脱下来吗,小心中暑哦。”


和烛台切一起田当番时,对方脱下了外套,又把里面的白T卷上腰际,堪堪露出几块腹肌。


“哪怕是夏天,长谷部君拉链也会拉到最上端呢。”


“不清楚主什么时候会有新的要求,要一直保持仪态端正,才能迅速完成主命。”


太阳毒辣,汗水顺着两颊往下 流,脖子上粘 腻的触感贴着肌 肤,让他不适应地松了松衣领。

“诶你真是……”


“我可不像你一样,主不在就穿得随随便便。”


“我可没有随随便便!即使是卷衣服的漏出的肌肉尺寸,无论哪个角度来看也是最合适最帅气的!”


对方开始大谈特谈自己的穿衣美学,长谷部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。



总算是绕过去了。



(三)




“主人是新养了什么宠物吗?”



趁着工作间隙,乱藤四郎拿着万屋新买的发簪,替审神者梳头打理。



“乱为什么这样说呢?”



“有时候半夜,能听到主的房间里传来铃铛声,偶尔还有压 抑的呜 咽声——主如果养了宠物的话,为什么不带给大家看看呢?无论是五虎退还是鸣狐,只要是主的爱宠,我们都会好好照料的啊。”



有一缕头发从根部打了结,乱藤四郎跪坐在地板上,抹了发油小心翼翼地一根根理顺。



“真是的,主人可不能因为喜爱它,就把它藏起来啊。即使是宠物,也不能成为主心中特殊的一个。”



审神者笑了起来,反手从背后握住乱藤四郎的手臂。



“不是我偏爱它,也不是不相信你们有照料它的能力”,像是安抚一般,审神者轻轻拍着背后的人,“实在是因为——那可是一条不得了的恶犬呐。”



在恶犬上刻意咬字,审神者的声音里带着难言的愉 悦。长谷部从后方的文件中抬了脸,正对上镜子里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
仅仅是在镜子里眼神交汇,长谷部立刻便挪开了视线,握着笔的手紧了又松,他深吸一口气,难得地出声加入了对话。



“主可要小心了,恶犬,是会伤人的。”


(四)


“……你受伤了。”


第一部 队一行人坐在树下休息,这次的战场并不困难,毕业已久的他们也只是带着新来的鹤丸国永熟悉出征。


所以,当一向沉默的大俱利伽罗吐出这几个字时,长谷部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家侄子得上了传说中的近视。



他有些不置可否地挑眉望过去,大俱利伽罗只是在手腕处指了指,又偏过了头。



长谷部抬起手腕,刚刚为了方便作战卷起的袖子,不多不少漏出一片青紫的痕迹,暧 昧地沿着衬衣走线隐藏在了更深处。


“这个溯行 军的刀法有点诡异啊,怎么还深浅不……”


鹤丸国永偏过来点 评道,不料长谷部手臂发力一把夹住了鹤丸国永的头,另一只手堵住了他的嘴。


“最近是我疏忽锻炼了,才让敌军有机可乘。鹤丸殿下,回去以后我们手合一个月吧。”


练度10级的鹤丸国永,在练度99级的压切长谷部脸上,看到了名为“第六天魔王”的微笑。



(五)


“长谷部……受伤了?”


还在和短刀们抢零食,一听到长谷部受伤的消息,审神者立即放下手中的物品急急忙忙跑了过来。


“怎么了?是遇到检非了吗?公告不是说初级战场吗?论坛上大家也没提到这种情况……”


审神者越说越激动,小脸皱成了一团,声音也颤抖了起来。


“鹤丸殿下,手合再延长一个月吧。”


长谷部脸上泛着黑气,若不是主在这里,他真想立马拔出剑来把这个好事之徒摁在地上摩 擦。


“伤得严不严重?走我们马上去手入!”


“主,主你听我说……”

审神者根本不听解释,拉起长谷部就往手入室冲。


一向严肃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松动的神情,长谷部一把拉住疾驰的人,戴着手套的指尖轻轻在她掌心勾动。


“就、就是那天晚上,到主那里汇报工作时……被那只恶犬……咬伤了。”


虽然长谷部说得吞吞吐吐,审神者却一下子明白了个中含义。她放开了手,靠着廊下立柱抱起双臂,像是欣赏什么难得的美景一样,仔仔细细不放过对方脸上任何表情。


“又是它做的好事?明明项圈一直没取下来,作为惩罚,这次连铃铛也不许取下来了。”


审神者勾起嘴角,一向在众人面前温柔善良的她,原来也会有这样的表情。



“晚上你来我房间帮忙吧,我一个人可打不过它。”


“咳……谨遵主命。那就预祝主旗开得胜,武运昌隆。”


长谷部手握成拳放在嘴前,堪堪挡住两颊的飞红,眼神却游离到了庭院的万叶樱上。或许是万叶樱感受到了付丧神炽 热的眼神,此处的樱花,飘散得比别处还要多。





后记。



(一)



乱藤四郎更新了一条状态:铃铛声昨晚一夜没停过,可恶……主竟然和那条死狗玩了一晚上QAQ


审神者和压切长谷部点了赞。



(二)



鹤丸国永:这就是cosplay吗?没想到长谷部还是个时髦的人呢。


压切长谷部:??


鹤丸国永:上次躲在树上想要搞一个大新闻,看到长谷部衬衣里好像有一根项圈,项圈上还系了个铃铛?是传说中的盯铛猫扮相吗?


大俱利伽罗:我还以为……本丸有只猫咪……(面无表情地失望.jpg


烛台切光忠:上次内番……我好像明白了什么?


压切长谷部退出了群聊。


鹤丸国永:amshihwbguscywhbiah


鹤丸国永退出了群聊。

(三)


五虎退:一期尼!小老虎的笼子不见了QAQ


乱藤四郎:一期尼!我的绸缎发带不见了QAQ


鸣狐的小狐狸:一期尼!我的铃铛不见了QAQ


大典太:一期尼!我的红绳不见了QAQ


一期一振:(虽然感觉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还是当作没看见好了)


一期一振:大家不要慌张,我向主上确认一下。


(四)


一期一振向您发来了留言。


主上……我并不想知道长谷部君整晚被关在笼子里做什么……也不想知道乱的缎带绑眼长度究竟合不合适……更不想知道大典太先生的红绳可以绑出哪几种姿势……如果出征的话请不要把鸣狐和长谷部安排在一起,他的小狐狸不会想知道为什么别人的身上会有自己的铃铛声……


一期一振向您发来了er维码。


审神者zhuan账确认。


审神者向您发来了留言。


一期尼啊……这不过年的我也没啥心意可送,就发几个大红bao让娃们开心开心吧。

困兽

困兽


#恶犬的番外


#轻微SM倾向,女攻倾向


#刷卡上车,学生8.5折,老年卡不要钱


小小的笼子,根本不够付丧神直立或平躺,他只能蜷缩起自己的身体,亦或是张开双腿,跪坐在笼子里。


“听说你咬伤了本丸的刀剑,”审神者单手撑头稳坐贵妃榻,执着一根通体漆黑的皮鞭,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,身上的轻纱随着胸腔的震动起伏晃荡。


“是吗?长~谷~部~♥”


好好一个名字,偏偏在她嘴里被咬得柔肠百转,莫名地增添了几分情色的意味。长谷部忍不住抬头,隔着煤灰色的碎发,贪婪的目光从脚踝处蜿蜒爬上了小腿,再顺着缝隙处没入了朦胧的轻纱中。


“啪”地一记鞭响打在笼子上,钢筋瞬间发出了哀鸣。脖子上的铁链卡在笼子间跟着嗡嗡作响,长谷部眉梢一挑,露出了相当狂气的笑容。


“我的刀刃无处可防,只要他人有所肖想,定当替您,斩杀尽一切敌人。”


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,审神者一脚踹上了笼子,随着她大开大合的动作,跪坐的角度将春色尽收眼底。



“天天拿着我的内衣自渎,手机里全是偷拍我的照片,压切长谷部,你连自己也要斩杀掉吗?”


垂着头颅静静听完这段话,长谷部并没有审神者料想中的耻意,他似乎更加兴奋了起来。


“不止如此……嗯……您睡着的时候,我还曾来到您的床边,您睡得那么甜,啊……对我毫无防备……我一点一点舔起了您的脚尖,就像现在一样……”



双手被捆住,他只能艰难地将双腿张得更开,使身体尽量前倾,以便自己能够亲吻到笼子另一侧的脚尖。



细微的挪动使身上的绳结摩擦到他的敏感点,他像是一条脱水的鱼,断翼的鸟,每个小动作都能将他顶上高潮,又在下个瞬间跌入更大的空虚。



“主……”



将脚趾含在嘴里吮吸,长谷部不忘偏头挑起眼角,用那双满含着情欲与炽热的藤色双眼,顺着小腿曲线抬高,锁定心中那个人。



含糊不清的呢喃,来不及吞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滴到了胸口,和着汗液浸润出肌理分明的胸膛和凸起的两点。



审神者微笑着欣赏身着神父服的男人情难自禁的淫乱一面,她轻轻抽出脚趾,将上面存留的晶莹的液体毫不留情地涂抹在对方脸上,男人配合着移动脸颊,就像当初被对方抚摸头顶一般,长谷部眯起双眼,满足地在脚心蹭了蹭。



觉得时机成熟,审神者打开了笼子,牵着铁链的一端引导着对方出来。清脆铜铃作响,长谷部的衬衫已经湿成一片,若隐若现地露出下方捆得严实的红绳,和红绳下轮廓分明的肌肉。




审神者用脚尖点了点膝盖,长谷部顺从地打开双膝,紫色的长裤遮掩不住小山般的隆起,中心的一圈被浸出的体液染上更深重的颜色。



“这就受不了了吗?我可要给点惩罚。”



毫不留情地一脚踩上尖端,长谷部瞬间崩直了身子,即使浑身欲望所在被对方不紧不慢地拿捏,长谷部依然固执地抬起头,张开嘴发出喘息,舌尖一下又一下地舔舐獠牙,目光如有实质,像是撕裂了外衣在寸寸啃咬着肌肤。


那是狼一般的目光。


审神者心里清楚,这只听话的野兽从来不会是一条狗,狼子野心,他要的永远不满足。


可是那又如何?给得起的,她以自身为饲,给不起的,大不了两人灵魂抵死纠缠。


“来吧,”语音落下,轻纱坠地,审神者松开了束缚对方的绳,


“你的晚宴,开始了。”

撸否是不是无论我说什么!都要说我有敏感词!!!

进击吧!屠龙勇士小姐!(上)


#主压切婶,全员向,兽化paro

#出场人物:压切狼谷部,长曾弥虎彻,龟甲贞宗,烛台切光喵,一期一兔,小狐丸,鹤丸国永,三日月河神,俱利伽罗龙,太鼓钟贞宗公主

#出场较多的付丧神才会打上tag,其余大家翻到就当是彩蛋了

#看人设和名字就知道多OOC了吧!

#这里是从来不看动物世界闭着眼睛瞎几把扯的中分君,大家也可以叫我分分头

Chapter 1

勇士小姐有一位非常要好的幼驯染,名唤太鼓钟贞宗。这个国家由太鼓钟老国王建立起来,然而老国王是位妻奴。皇后想要生一名可爱的小女孩,阴差阳错,他们唯一的孩子却是位小皇子。为了满足妻子的愿望,老国王便下了令,从今往后,举国上下,都要称呼他们的孩子为贞宗公主。

光阴如梭,日月飞逝,渐渐长大的贞宗公主不再满意众人对自己的称呼。

“叫我贞宗公主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叫我太鼓馨!”太鼓钟贞宗咬着腮帮子,气鼓鼓地向勇士小姐抱怨,“真是的!听起来一点也不华丽嘛。”

这是华丽与否的问题吗?少年?

勇士小姐的眼前划过一串黑线。

当勇士小姐的好脾气被日复一日的叨念磨得快炸裂时,太鼓钟贞宗离家出走,连夜骑马逃去了远方的青青草原。

一望无际的远山和沼泽,包裹在草原外的浓密瘴气,丛林深处时有飞过的巨龙的影子,青青草原是这个国家的禁地。

没有照顾好幼驯染,勇士小姐心下愧疚。接下了老国王任务的她,独自踏上了寻找公主的征程。

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Chapter 2

走到森林边缘时,丢三落四的勇士小姐发现,自己竟然没有带地图。

无奈之下,她只好扔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骰子——是“寅”点。

黑暗中,她顺着方向一路摸索着向前,一脚踩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。脚感很好,她忍不住挪动鞋底多蹭了两下。

直到沉闷委屈的嗷呜声响起,勇士小姐这才发现自己这是一脚踩到毛团脸上。

“对不起。”勇士小姐猛地跳开,下意识低头道歉,借着月色不经意间对上毛团的眼睛——那是一对紫藤花色的瞳孔,上挑而狭长的双眼隐隐泛着寒光。

啊,超凶。勇士小姐面无表情地想着。如果不是他脸上的毛还呈现出自己鞋底的花纹,以及痛得蜷缩成一团,捂住伤口压抑喘气的身体,勇士小姐几乎要拔腿就跑了。

发现这狼除了恶狠狠地盯着自己,连抬一下爪子都费力时,勇士小姐转身离开了。

嗷呜。

这就是终结了吗……

勇士小姐嘴角一抽,从来不看八点档肥皂剧的她,没想到也能把这一声脑补得如此多愁善感。强忍着八千字怨憎会爱别离的脑内大戏,勇士小姐艰难地走到溪边打了水折返回去。

勇士小姐又回来时,蠢狼虽然还是一脸凶相,高高翘起的尾巴早已出卖了他。再走近些,发现勇士小姐打了水替自己清理伤口,蠢狼的尾巴难以自制地左摇右摆起来。

简单敷上伤药,缠了绷带,勇士小姐困得一头栽在了狼的怀抱里。

意识沉浮间,只觉得靠着的皮毛一点点缩紧,将她牢牢团住,毛绒大尾巴轻轻搭在后背上,像冬日里轻盈温暖的羽毛被,勇士小姐忍不住又往热源深处缩了缩。

一夜好梦。'

chapter 3

勇士小姐是被脖子间的异样弄醒的,蠢狼把头抵在了她的肩窝,湿热而舒缓的呼吸一下一下喷在柔嫩的颈侧,偶尔他还会抽动鼻翼嗅嗅,无意识地伸出舌头tian tian她的锁骨。

这波心跳来得如此突然,勇士小姐腾地涨红了脸,一脚踢开睡梦中的狼,狼狈地跑了好几步远才捂着脸转身,从指缝中偷看他。

毫无防备,蠢狼被一脚踢得四肢朝天,露出柔软的肚皮。他悠悠转醒,眼神像是被雾气所萦绕,迷迷糊糊看不清。他伸出前爪胡乱地擦了眼,一个灵敏地翻身,毛如同电击一般疯狂地抖了抖,才像是回魂过来。

只见他傻里傻气地咧嘴笑——虽然也很恐怖就是了——然后同手同脚地朝勇士小姐跑来,大尾巴还在摇个不停。

我怎么会对着匹蠢狼心跳不停?勇士小姐翻了个白眼,这大概是一早上的心率不齐。

他停在一步远的位置,耳朵向后紧贴着脖子,尾巴夹在双腿间,一边tian shi 着勇士小姐垂下的指尖,喉咙里一边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。

【我名为压切狼谷部。只要是主的命令,无论什么都为您完成。】

当然,勇士小姐自是没有兽语十级证书的,她只觉得蠢狼又开始舔起了自己,羞愤之下甩了手错开距离。

“不明白你在做什么,但对不起,你不是我的意中狼,我只喜欢小狐狸。”

勇士小姐飞快地说完,转身就跑远了。

狼谷部: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QAQ


chapter 4

这大概是前所未有的稀奇事了。

勇士小姐坐在三只老虎的中心,体型中等的老虎将大老虎挠得嗷嗷叫,一言不合就是一爪子横到底。什么?勇士小姐怎么知道他们一言不合的?

这得说到半个钟头以前。

拒绝了蠢狼,勇士小姐心里面还是有几分遗憾的。这意味着以后没有了松软的被窝,也没有可以继续犯傻逗自己开心的存在了。

要不是因为家里不允许养大型宠物,或许还能让他伪装一下哈士奇?

勇士小姐觉得舍不得他,又不想等到真的建立起深厚感情时,再做一名撩完就走的负心人。可如果是蠢狼自己选择跟上来,那么她也不必再愧疚下去,安心躺平受用就好。

所以,察觉到后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探头探脑的身影时,她叹了口气,也就随他去了。

一路想着各种复杂纠结的事情,当噗通一声自溪边传来时,勇士小姐的右脚趾隐隐生疼,连鞋面都凹了下去。

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蒸腾起来,果不其然,她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去,发现三头老虎正呲牙咧嘴地看着她,其中的一头小老虎表现得尤为卖力。

如果把你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擦擦,我会更相信的。

估摸着自己刚才那一脚应该是踢飞这位小虎弟弟的什么东西,勇士小姐深呼吸口气,开启了自己和老虎的灵魂对话。

“刚才我踢飞了你什么东西吗?”

勇士小姐说得极慢,一边说,一边对应着做出了横踢一脚,托马斯旋转落地等高难度动作,最后单膝跪在地上,双手摊开,以一记歪头杀结尾。

【是龟吉啦!这位小姐!】

【歪头好可爱】

【闭嘴你这个孟加拉虎赝品有什么资格说话】

勇士小姐只觉得头皮发麻,三头老虎突然一起吼叫的杀伤力巨大,但她意外地从那头体型中等的老虎脸上看出了……嫌弃之色?

还没等她作出反应,那两头大的老虎就开始打起来了,不,具体地说,应该是单方面地一头打一头被打,小老虎在旁边拉拉扯扯,像是劝架的样子。

于是她就被围在老虎中间看了半个小时的家庭暴力。

更要命的是,她竟然觉得最大的那头老虎的声音,竟然和蠢狼有几分相似?

不对这个时候吐槽声音做什么,勇士小姐摇摇脑袋,把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晃出去,在偏头的瞬间看到了河边上的蠢狼。

他纵身跳到了溪流里,溪水很深,冰凉刺骨,蠢狼只有靠不停地划动才能保证不被湍急的水流卷走。隔了一会儿,他从溪水里跳上岸,嘴里衔着一只乌龟,轻轻地将它放在勇士小姐身边。

像是怕被嫌弃,蠢狼夹着尾巴离开了,钻进草丛前还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眼。也许是担心把水溅在她身上,蠢狼没有抖毛,就这样保持着湿漉漉的身体。或许是刚才划动太用力,昨晚处理好的伤口再度裂开,被水和血液浸湿的绷带黏在伤口处。

勇士小姐把乌龟递给小老虎,想了想,又收回手,取下发端的红头绳,将乌龟牢牢地捆起来。

“以后要把乌龟牵好,可不能再让他乱窜了。”顿了两拍,她又接着说,“可别像贞宗一样跑了……”

“有了,那叫你龟甲贞宗吧!”

不知何方的幼驯染,要是知道自己和这位乌龟先生一个名,肯定气得跳起来吧。

我真的震惊了,一天之内出了虎哥虎弟和髭切,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里!!!!!!!!!!!!!!!!!!!!!

啊啊啊求放定金链接

石切103循环削:D:

一宣来了!请多指教!!

以及这条转发里抽一位 水彩签绘/单人头像/超轻黏土小人 三选一,没过50转就当我没说(

朝夜:

本子一宣出了!!无门槛抽奖啦!!!大家真的不来看看吗!!

何然:

一期一振乙女合志一宣!

【转发此条微博,无门槛(僵尸抽奖号除外)抽取一位旁友赠送狄安娜家的荔枝洛丽塔一份!无需关注原po!只需转发!求各位老爷扩散!转发不过150我就黑箱了
【另有我们晨太太加抽一位,赠送一期婶点文一篇她的质量超高的!千万不要错过!】

※内容与制作全部写在宣图里了,烦请各位点图。
※赠品确认有烫金书签x3,可能存在【一期莓老师的车(别册附)x1】和【晨老师的车(别册附)x1】
※如果您对特典存在更多的期待,请评论告诉我们吧!立牌、挂件、什么都可以!
如您有意向购入本子!请点进投票让我们知道!

刀剑乱舞一期一振乙女合志《拥眠》印调

【staff】

主催:何然
文字:明歆 @明歆_这是刀剑的子博 /Apu. @Apu. /莓莓莓莓 @莓莓莓莓 

插图:穗 @粟田口家的麦穗 /Lan.C @石切103循环削:D /莲见 @持续载入中 
Guest:夜游 @东方夜游神 

题字:苏凝玥/芫乞
封面:四时 @鶴川 

Logo:夜游

封设:孤舟倦客 @孤舟倦客 

校对:叶清眉/三刀/长歌/在麓
排版:沈生
宣图:北空

出击吧!表情包少女!

#午休睡不着和基友斗图时脑洞一开的作品。

#第一次写刀剑的文,乱七八糟既没文笔又无内涵,OOC严重

#很短,大家就当段子看了吧

#大家可以叫我中分君或者分分头(羞耻

你刚从现世回到本丸,还来不及坐下,就被时之政府的紧急讯息闪了腰。

【考虑到审神者与刀剑男士的配合度较低,故将于各大战场开放指令系统,届时审神者手机内将会弹出对话框,请于战斗时及时发送指令,引导刀剑男士战斗。时之政府敬上。】

你揉着老腰想了很久,也没理解出一个所以然来,苦于时之政府偷工减料的PPT系统,你无法向其他审神者求教。你暗自思索了一番,决定带上本丸中六位练度最高的男士前往一个低级战场试试水。

然后你震惊了。

本来应该你一刀我一枪的战场,六位刀剑男士却像是被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束缚一般,呆站在原地不动,你甚至来不及在对话框里作出反应,敌方五花枪已经做好了突刺的姿势。

虽然这一枪下去造不成什么伤害,但是前段时间的大太典限锻已经耗光了你的资源。砍在刀身上,痛在你心头。你瞬间发挥出了梦幻般的机动,在屏幕上输入【闪避】。

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眼见五花枪已跃至半空,你目眦尽裂,飞快在屏幕上输入了【烛台切光忠 闪避】。

去XX的时之政府!!!!!我X你大爷!!!!

输出去的指令依旧没有得到回应,五花枪的刀尖已经划到了光忠的西服。你一个怒火攻心,下意识地发送了一张【你制杖吗?】的表情包。

奇迹出现了,配合一脸的金馆长式微笑,光忠摸出了他的本体刀,将敌五花刺了个对穿。

……全场陷入了迷之寂静。

随着馆长式笑声的不断重复,光忠四周的气压也肉眼可见地低了下来。你尽力不去看眼神生无可恋也要依旧笑容扭曲哈哈哈哈的光忠,但你强行压下的嘴角,不住抖动的双肩透露了你的内心。

糟了,今晚回去可能没有饭吃了。

本着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理念,你不忍心再继续折磨这位人妻。你迅速下拉表情包,在足足有1个G那么多的容量里翻到了【对方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狗】。

然后敌五花就被光忠一个反手公主抱在怀里,连同本体刀一起高高举起,随着完美的抛物线消失在了星辰大海中。

敌五花:MMP






光是看儿子的背影,我可以多吃几碗饭